美學散步
瀏覽次數:314次 友善列印
15
May
131期
尾巴
2014年05月15日 (四)
 土文一 黃心澄
 
 我的尾巴消失了。
 
 從生活律動、世界舞蹈到芭蕾和武術,我已經在這個池塘裡跳了十年的舞。
 
 嚴格說起來,雲門舞蹈教室很不像「舞蹈教室」。事實上,我的柔軟度普通、學舞步也不快,雲門給我的不是「怎麼跳舞」,而是如何動身體、聽自己的身體、在解放的同時更瞭解自己。
 
 律動,從靜坐開始,擁抱作為結束。在課堂上,老師會和小朋友一起在不同的音樂裡展現不同的自己,想像自己是顆種子慢慢長成大樹,一會兒又變成風,在教室裡面跑來跑去,像蝌蚪自在地游來游去。高中之後參加的都是武術的課程了,每次經過幼兒律動的班,總是會忍不住停下來看,那小小的教室好像是另一個迸發的宇宙,有一群閃閃發亮的孩子玩著遊戲,恣意地奔跑和歡笑,我在那一雙雙充滿希望的眼睛看見生命最原始的律動、最純粹的喜悅。
 
 成長的過程中開始體會痛苦的切割,發現在世界的舞台上並非所有的人都能跳自己的舞,有些人不再為自己演出了,但也有些人仍那麼賣力跳躍。
 
 也許人生就像是拉筋吧,經歷了反覆的痛苦和練習而變得更加柔軟,我已經不再是隻蝌蚪,是能夠在雨後唱歌的青蛙了。
 
 (本作獲政大第14屆駐校藝術家「舞文比賽」第二名)
 
bursa travesti istanbuldaki travestiler travesti aktif video adana travestileri
+886-2-29387004
11605台北市指南路二段64號秘書處

© Copyright 2017 政治大學秘書處. All Rights Reserved

Produced by Yiman Infotek

istanbul travesti istanbul travestileri

travestiler bursa

kıbrıs travestileri

bakirkoy travestileri

travesti bursa